• <object id="4mk2q"></object>
    <menu id="4mk2q"><u id="4mk2q"></u></menu>
    <s id="4mk2q"></s>
    <menu id="4mk2q"><u id="4mk2q"></u></menu>
    <menu id="4mk2q"></menu>
    <input id="4mk2q"><button id="4mk2q"></button></input>
  • <nav id="4mk2q"><u id="4mk2q"></u></nav>
  • <menu id="4mk2q"></menu>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要聞
    公司要聞
    《中國能源報》:向科技要效益——煤炭綠色開采再鑄生態“聚寶盆”
    2022-06-14 11:45  

    向科技要效益

    煤炭綠色開采再鑄生態“聚寶盆”

    “結合實際條件,我們計劃在下一個采區實施小煤柱護巷技術研究,原設計20米的煤柱減到10米,進一步提高井下資源回收率。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能采盡采、提質增效,把煤炭資源‘吃干榨凈’就是最好的綠色發展方式之一。”正是保供忙碌時,中煤平朔集團井工一礦生產副礦長郝弘毅抽空接受了記者采訪,除了生產任務,“綠色”一詞被反復提及。

    出于安全考慮,采煤工作面留下不采的部分即是煤柱,作用類似于隔離帶、承重墻。但煤柱損失往往也是丟煤的主要部分,直接影響生產效率。小煤柱開采是通過優化采掘工藝,減少留設煤柱的寬度,達到提高煤炭采出率目的。郝弘毅表示,5月中旬,山西省人民政府剛剛印發《關于促進全省煤炭綠色開采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無(小)煤柱開采正是推廣應用的重點方向。“一手抓兜底保障,一手抓綠色低碳,二者并行不悖。”

    技術支撐綠色提“質”

    穩住煤炭基本盤,絕不等于不要降碳。相反,隨著綠色低碳認識不斷加深,全行業正在積極推進生產方式變革。

    “我們已探索出一整套與礦井生產經營相適應的綠色礦山建設管理機制,包括環境管理、污染防治、環保考核等系列制度。”在郝弘毅看來,讓開采過程更節能也是對綠色低碳理念的有力落實。“井工一礦對‘采掘機運通’及排水、防治水等系統進行了全面優化。比如在4煤太西采區工作面,我們制定了通風系統升級方案,目前累計封閉巷道長度6500米,降低主通風機運行功率140千瓦。僅此一項,每年便節省電費約240萬元,同時能有效降低巷道防塵、排水工作量。這次出臺的《意見》是鞭策也是新考驗,我們在第一時間組織了學習研讀,煤炭綠色開采要持續走向精細化。”

    對此,淮北礦業集團通防地測部副部長董祥林也深有感觸。“煤炭資源規模化開發,不可避免會影響環境。而綠色開采是行業可持續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我們作為生產企業的科技創新發力點,貫穿于礦山規劃、設計、建設、運營到閉坑等全過程。”

    董祥林舉例,該集團與中國礦業大學合作研發的覆巖離層注漿充填工藝,結合采掘圍巖治理及礦壓監測技術,開展前瞻性、預防性治理。通過合理控制地面沉降,這項綠色開采技術可保障地面村莊及基本農田免受破壞。“截至去年底,我們先后在9對礦井、36個工作面,采出壓覆資源1600萬噸,40處村莊和大型地面建(構)筑物實現不搬遷采煤。”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副會長劉峰進一步證實,“雙碳”目標對煤炭行業整體技術布局和攻關方向提出了全新要求,須科學定“量”、綠色提“質”,攻關一批綠色低碳核心關鍵技術。

    有了好技術更要有高效益

    進步有目共睹,但仍有挖潛空間。劉峰表示,我國構建的以充填開采、煤與瓦斯共采、保水開采、優質遺煤精采細采、無煤柱開采等為主的綠色開采理論與技術體系,亟需加強綠色開采模式、開采設計和技術裝備等方面研究。同時,隨著煤炭開發重心向西部轉移,亟需針對西部生態脆弱區攻關低損害開采和生態環境保護理論與技術,形成礦區環境采動損傷精準監測感知與控制、礦區生態健康預警與修復技術體系等。

    除了技術本身,效益同樣關鍵。以業內公認的充填開采技術為例,不僅可回收部分難采的資源,還能有效降低采空區突水、沖擊地壓等事故發生。更重要的是,該技術將大大減輕采煤對地表環境的影響。“這樣一項好技術卻長期叫好不叫座,目前仍以中小型礦井使用居多,大型礦井充填實例少之又少。”一位不愿具名的企業人士坦言。

    去年初,中央第六生態環保督察組也指出過類似問題。彼時,《煤礦充填開采工作指導意見》實施7年,全國充填開采的煤炭產量僅約800萬噸,占全國煤炭總產量的0.2%,對比目標相去甚遠。該人士認為,效益是主要制約因素。“噸煤成本增加幾十元到百元以上不等,相比常規方式,開采工序增多還影響了效率。”

    記者還了解到,隨著“綠化”要求向全產業鏈延伸,開采后處理環節越來越受到重視。“礦井開發之前,就應設計好污染物處理、固廢利用等措施,并按照規劃落實到位,這樣才真正稱得上綠色開采。技術層面不存在大的問題,制約仍在于經濟性。”上述人士舉例,采煤必然產生大量矸石,其既是待處置的固廢也是不錯的充填開采原料,用好了一舉兩得。“為何未能充分變廢為寶?動輒上百元一噸的處置成本讓人卻步。”

    推進智能化綠色化深度融合

    如何更好向綠色開采要效益?多位人士表示,除了有序開展綠色開采試點、加快綠色開采技術創新等“常規”動作,煤炭智能綠色開采水平亟待提高。《意見》也提出,“推進智能綠色深度融合”,將智能化、云計算、5G和物聯網技術與綠色開采充分融合,推廣新一代信息技術應用,提高綠色開采效率、降低綠色開采成本。

    “根據《意見》,我們正在加快推進智能化礦井及智能化采掘工作面建設進度,依托現有通訊基礎設施和信息化系統,按智能化礦山建設要求及評價指標體系進行總體設計,形成全面感知、實時互聯、數據驅動、智能決策、自主學習、協同控制的完整智能系統,打造全過程安全高效智能運行的智能化煤礦。”郝弘毅表示。

    越來越多產區認識到“智能+綠色”的前景。董祥林稱,淮北礦業集團已建成40個智能化采煤工作面、7個智能化掘進工作面,人均生產效率比2015年提高了48%。“下一步將通過技術升級和設備更新,把智能化、信息化技術引入綠色礦山建設和運營過程,充分利用智能化工作面開采、地面沉降大數據集成、新技術新設備應用,建立健全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經濟體系,降低能耗、物耗。由此,推進煤礦綠色低碳發展和安全高效生產并進。”

    在國家電投內蒙古公司,截至5月31日,今年煤炭產量累計達到3095萬噸,日均生產20.4萬噸。“背后是智能、綠色的全新‘打開’方式。”該公司南露天礦科技創新部主任張紅旺告訴記者,少人化、甚至無人化的“一鍵采煤”裝備在此隨處可見,逐步實現對生產過程的全程動態實時監控,不但最大限度提高礦山生產效率,還解決了露天煤礦傳統人工作業環境惡劣等問題。“有多‘綠色’?之前上班是‘一抹黑’,現在我們也敢穿著白襯衫到崗了。”(朱妍)

    來源《中國能源報》2022年6月6日15版

    關閉窗口
    友情鏈接
    請關注官方微信
        人民網     新華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     安徽省人民政府網     安徽省國資委
        安徽先鋒網     東方煤炭     秦皇島煤炭網
    一级毛片免费完整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